<form id="7b7nv"><nobr id="7b7nv"><th id="7b7nv"></th></nobr></form>

        <em id="7b7nv"><span id="7b7nv"></span></em>

      <address id="7b7nv"><nobr id="7b7nv"><nobr id="7b7nv"></nobr></nobr></address>

      <form id="7b7nv"><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form>

      <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
       
      中國式教育“新世相”,為何百億市值只有兩家?
      2017-10-12 14:59:00 來源: 瀏覽:1591 打印
          

      互聯網的迭代是時時刻刻的,很難說幾年一個階段,跟原來完成一個系統以后休息幾年不是一回事,現在稍微休息一下就會有人超過你。每時每刻都處于一種迭代的過程中間
      又是一年教師節,在一聲聲“尊師重教”的背后,中國教育市場正迎來最“不安分”的時期,教育巨頭新東方的背后正涌現出強有力的追趕者。
      今年以來,新東方和好未來市值相繼突破百億美元。美東時間7月28日16時,新東方、好未來的市值分別為126.15億美元、127.43億美元,好未來的市值首次超過新東方。
      而且,8月的最后一天,好未來市值一度超過了新東方30億美元,這一數字恰好是新東方“崩盤效應”初現后俞敏洪痛下決心整頓時的市值。
      對這次反超帶來直接影響的是雙方2017年財報,根據公布的數據顯示,新東方2017財年總營收17.995億美元,增幅21.7%,好未來營收10.431億美元,增幅68.3%。盡管從體量上來講新東方仍遙遙領先,但好未來連續四年加速增長來勢迅猛,在醞釀十四年之后首次開啟線下擴張模式追趕新東方。
      作為中國首家海外上市的教育企業,新東方在資本市場第二個十年的開場就被后起之秀反超,資本市場接力賽的頭棒超越已經完成。
      與此同時,新生力量也在躁動,中國教育市場下一個爆發百億美元市值的賽道已經非常明顯,8月23日,VIPKID宣布融資2億美元,并把年度營收目標定在50億元——這相當于新東方十幾年的體量。
      風起云涌,中國教育市場9萬億元規模之下,教育界“BAT”還沒有成形,即便是百億美元陣營的好未來、新東方仍然還在競速中。
      “像好未來、新東方這類教育企業,他們絕大部分的業務都是在線下運營,地域擴張是他們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在北京、上??梢宰?,但是到了二三線城市是否可以同樣這么做,這是需要時間去證明的。”華創資本副總裁余振波說。
      后來者“激進”擴張
      誠然,資本市場對企業的估值依賴于成長性。高增長之下,支撐好未來持續高增長預期的無外乎三點:留學教育板塊填補空白、線下教學網點快速擴張、對未來趨勢教育項目的積極投資。
      2016年9月公布“樂未來”品牌后,好未來的國際業務形成了以樂加樂英語、勵步英語、順順留學、唯佳為主要支柱的國際教育產業鏈閉環雛形。除了樂加樂英語以外,其他三家企業都是好未來通過控股或者全資收購吸納。其中并購而來的勵步英語當時就帶有53個學習中心,貢獻了當季總營收的5%。
      “好未來在2017財年取得了新的進步。招生人數的增長帶動我們取得穩固的財務及經營業績,這主要得益于小班業務教室數量的持續擴大以及額外的新收購業務的貢獻。”好未來CFO羅戎在業績發布后稱,未來適度增加教學中心、新教室,同時進入新城市這樣有節奏的戰略擴張,仍將是好未來保持穩健增長的主要動力。
      好未來的線下布局,之前僅北京、上海市場就能貢獻好未來80%的收入,現在其財報顯示重點是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其中深圳只做三年,已經成為其營收第三大地區。
      深圳當地的K12教育機構此前是邦德獨占鰲頭,年收入能有3億元左右,但隨著好未來的進入,地方中小機構的份額已經被吞食,東方證券研究所傳媒行業分析師項雯倩稱。“好未來去一個新的城市,會先用家長幫引流,通過建立QQ群等形式做服務去了解市場需求的體量,如果有120人報名,好未來在當地就開一個80人的班,先把滿班率做上去,此后再開更多的班。”了解好未來拓展的業內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好未來進入每一個新城市的增速都會很快,因為從一個班到兩個班就是翻一倍,但其實量都不大。
      盡管提到K12自然會想到好未來,但其實好未來在K12領域的滲透率一直都不高,“大概百分之十幾”,項雯倩說。事實上,好未來本身不可能覆蓋所有地區和所有學生,以培優為核心盈利點就決定了其覆蓋滲透的比例自然不會太高,當下快速增長主要來源于未來一段時間市場擴展帶來的規模效應。
      根據好未來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5月31日,其在35個城市共設有567個教學中心,快速擴張的勢頭已經非常明顯。
      增長迅速的好未來面對資本市場還有一個優勢——其業務結構簡單明了。
      以好未來2017年財年第四季度為例,其小班業務(包括學而思培優、勵步、摩比以及其他線下業務的小班)占總營收的比例為83.6%,注冊人數增長65%。其中,學而思培優占總營收的75.9%,勵步營收占當季總營收的5%;智康1對1占總營收的10.6%;學而思網校營收增長144%,在線課程占總營收的5.2%。公司營業收入構成較為穩定,小班教學歷年占公司整體教育業務收入的80%以上。
      相比之下,盡管新東方體量仍然位居首位,但從業務構成上來看就“復雜”得多。
      “復雜”的新東方
      2014年,新東方經歷了“崩盤”,前期規模擴張見長的新東方在全國范圍內快速集聚了品牌影響力,但與此同時權力下放到各地方市場學校,形成了“諸侯割據“的場面,地方市場的管理者為追求增長制定了簡單粗暴的計劃,引來家長退費、口碑下降……2014年底,新東方總收入只增長14%,凈利潤率下降8%,更嚴重的是學生人數減少11%。
      “如果再不停下來,新東方會越來越差。”俞敏洪決定鐵腕整治,從管理團隊、戰略制定,到財務考核、教學研發等等都親自上陣嚴格執行。
      新東方的轉變和好未來一貫“中央集權“的思路如出一轍:在教研上下功夫,每年投很多錢在體系開發商,大后臺小平臺的邏輯。
      “我們的模型是基于在北京建立功能集中的大平臺,然后在新城市建立新的教學中心,和肯德基的思路類似。這些新中心不是完全功能的學校,他們主要的任務是輸送學生??焖俚臄U張的確會增加管理難度,所以我們在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沒有進入任何新城市。那段時間我們就在提升自己的管理平臺。”好未來CFO羅戎稱。
      “好未來從新東方身上學到了很多業務持續拓展方面的管理和建設經驗。”俞敏洪坦言,新東方也從好未來對技術的專注中學到很多科技對教育的重要性。
      根據新東方2017財年顯示,凈收入增長率為21.7%,凈利潤同比增長22%。若以人民幣計,新東方K12業務取得44.2%的收入增長,共占2017財年總收入的55%。
      若以人民幣計,2017財年, 泡泡少兒收入增長率超過55%,學生報名人數增加49%。而優能中學收入增長率約為40%,報名人數增長率為45%。
      “新東方做K12從2006、2007年開始,到2015年才有明顯上漲,對于大公司而言,‘掉頭’能不能成功是一個事情,成功了以后市場的的估值是另一外一個事情,畢竟里面還有一些傳統業務。”項雯倩告訴經濟觀察報,40%的出國培訓和大學考培業務收入增速只有10幾個點的增長,拉低了整個水平。“新東方的K12業務布局了十年左右的時間已經非常完善,并且在服務上甚至比好未來還要更出色,現在新東方正把K12的培訓系統用到出國培訓中去,未來這兩塊業務的估值差會要收斂,可能會往二三十倍走。”
      中國百億教育陣營之殤
      九萬億教育市場賽道頗多,但K12領域被新東方和好未來盤踞已久,尤其當下競速再起,已經不太可能出現第三家巨頭了。不僅如此,具有協同效應的行業也在巨頭布局的范圍之內。
      好未來進入深圳以后對當地教育機構邦德造成沖擊以外,北京地區的高思教育盡管以高質量的K12教學培訓見長,但從體量和規模擴張上已經無法和好未來新東方匹敵,尤其是在北京這樣巨頭重點布局的地區。
      近年來,高思轉而開始發力針對中小機構輸送教材和教員一體化的培訓服務,也正是源于中小機構對于巨頭下沉的恐慌,這些機構需要更先進的教學體系。據一位教育業內人士稱,邦德與高思教育就有合作。短期來看中小機構對巨頭進入的恐慌會增加對優質教學體系的需求,覆蓋市場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以及教研成果是否具有不可復制性都是高思教育轉居幕后發力的瓶頸。
      與技術驅動下好未來加速攻城略地不同,新東方向來以“情懷”著稱。
      8月21日,新東方優能中學正式對外宣布,將VPS進步可視教學體系(簡稱VPS)全系列產品向整個行業開放。目前VPS應用在新東方全國55所學校,共有260萬學員。自2008年創立以來,優能中學的年營收從3億增長到46億元。此前今年1月,新東方優能中學與君學中國達成戰略合作,雙方計劃共同向行業輸出運營管理經驗,以開放VPS系統為起點,優能中學邁出了to B服務的第一步。
      “除非作為第三方提供服務平臺,否則的話,作為第二方,實際上等于輸出技術的同時,必須輸出內容品牌和服務,否則很難形成一體。我們對使用我們系統的合作方也會有比較高的要求。”接受經濟觀察報專訪時俞敏洪稱。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2017財年,新東方總計增加了107個學校和教學中心,除了繼續線下擴張,并通過雙師課堂進入更多二三線城市,輸出行業標準也是巨頭擴張的方式之一。
      除了主業范圍內的動作,兩巨頭頻頻投資。
      2017財年新東方公開披露的投資案例包括彼格影視、點師成金、斯芬克、琢磨文化、容藝教育、萊特兄弟、凱叔講故事等。同一財年,好未來的投資步伐明顯比新東方快很多。好未來公開披露的投資案例包括Volley、鯊魚公園、騰躍校長社區、翼歐教育、慧沃網、申請方、順順留學、朗播網、寶寶樹、唯佳教育、晶贊科技、NOBOOK虛擬實驗室、喜馬拉雅、知識分子、新學說、輕輕部落、輕輕家教、校長邦等。
      “二者投資邏輯不一樣,好未來投資前沿、業務協同項目,還有自己不做但可能會威脅到自己未來業務的也會去投。”一位教育界人士稱,新東方投資思路比較偏傳統,首先是有教育情懷的,從教育本質出發的,其次是考慮業務協同,相比之下高科技的因素較少。“而且兩家很少出現在同一投資中,大多數不互投。”
      對于“以后會不會是以新東方和好未來形成教育界的兩個‘山頭’”,俞敏洪坦言,還會有第三第四個“山頭”出現,但是不會出現巨型“山頭”,比如一兩年的時間收入幾百億的上市公司。
      “教育領域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俞敏洪說,教育領域一個特點是分散化,教育領域中很難出現騰訊、阿里巴巴這樣的大公司,因為教育可以多手段的齊頭并進。“很難想象全國的中小學生、大學生集中在一家教育機構學習,不管你教育機構的質量多好、手段多先進。因為教育是方方面面的東西,但是我認為教育領域未來出現的上市公司會是任何一個產業領域當中最多的,這樣的上市公司可能每一個占據教育的一個垂直領域,占據教育的某一個平臺,占據教育的某一個方向,每個教育公司都可以達到幾百億人民幣、上百億美元的市值。在我們看來,未來這樣的公司在中國可以占到四五十家,未來好未來和新東方只可能是其中的兩家。”
      在線少兒英語的賽道或許很快就將成為俞敏洪口中百億陣營中的下一個。
      8月23日,在線少兒英語品牌VIPKID宣布完成總額達2億美元的D輪融資,這也是迄今為止全球K12在線教育領域的最大一筆融資。本輪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騰訊公司作為戰略投資人跟投;老股東經緯創投、云鋒基金、真格基金繼續跟進本輪投資。
      VIPKID成立還不到4年,憑借北美外教在線1對1的授課模式,迅速在在線少兒英語賽道異軍突起。其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已經達到10億元營收,今年1-7月的營收總和超過 20 億元,7月單月營收首次突破4億元,這一數字是去年同期的十倍。同時VIPKID預計全年收入達到50億元。
      同處這一賽道的還有多個對手,幾家各有不同的發展思路。由成人在線外語切入的51Talk前期以低廉的課時費著稱,但同時外教以菲律賓外教為主,后切入K12領域開發北美資源。噠噠英語則以高客單價、固定外教1對1的模式位居同類消費的金字塔頂端。
      “以VIPKID為代表的在線少兒英語培訓現在滿足的是以前沒有開發過的需求,增速很快是在情理之中。VIPKID有互聯網公司基因,即先搶到老大的位置,用‘燒錢’的方法搶占市場以后再精耕細作。”上述業內人士稱,競爭的后期還是會回到傳統服務的標準上——需要滿足消費者更細化的需求,如果不如對手做得好,還是有機會被干掉。
      教育市場賽道正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根據互聯網教育研究院的研究數據表明,目前幼兒教育的市場規模約為3800億,中小學教育(課外輔導+民辦學校)市場規模約為6800億,高等教育市場規模2530億,職業教育市場規模約6000億,語言學習市場規模約900億,才藝培訓市場規模約600億,企業培訓市場規模約1500億,教育出版市場規模約350億。
      “互聯網的迭代是時時刻刻的,很難說幾年一個階段,跟原來完成一個系統以后休息幾年不是一回事,現在稍微休息一下就會有人超過你。每時每刻都處于一種迭代的過程中間。”俞敏洪口中的迭代正在發生,這是一個充滿變量的時期,也是機會叢生的時期。
      (本報記者黃鑫宇對本文亦有幫助)   
      作者:蓋虹達
      責任編輯:
       
      亚洲男人第一ΑV网站,亚洲男人AV在线第一网站,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