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7b7nv"><nobr id="7b7nv"><th id="7b7nv"></th></nobr></form>

        <em id="7b7nv"><span id="7b7nv"></span></em>

      <address id="7b7nv"><nobr id="7b7nv"><nobr id="7b7nv"></nobr></nobr></address>

      <form id="7b7nv"><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form>

      <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
       
      “雙一流”:高等教育發展進入新時代
      2017-11-29 10:20:00 來源: 瀏覽:1622 打印
          

      在新時代譜寫“雙一流”建設新篇章

      杜玉波: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長、教育部原副部長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變化,這對教育事業發展提出了新要求。“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被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彰顯了黨中央對這一工作的高度重視。“雙一流”建設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科學選擇建設路徑,適應新時代、譜寫新篇章。

      同向同行:“雙一流”建設應承擔的國家責任

      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正確認識我國國情和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是謀劃和推進黨和國家各項工作的首要問題,也是高等教育領域統籌推進“雙一流”建設的立足點和出發點。當前,加快“雙一流”建設,需要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這一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出發,明確定位、謀劃方略、砥礪前行,以更高的政治站位、更強的擔當意識承擔好對國家的責任。

      巍巍上庠,國運所系。從期望教育救國、教育興國到今天建設教育強國,中國的教育一直心系國家,以民族復興、國家強盛為使命擔當。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一個國家的強盛總是伴隨著教育的強盛。我國一直高度重視高等教育,從1995年11月啟動的“211工程”到后來實施的“985工程”,20多年來,我國一直在為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等教育強國不懈努力,而高等教育的發展又為國家各項事業發展提供了有力人才保障。當前,站在新的歷史方位加快推進“雙一流”建設,恰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決勝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關鍵時期,意義尤為重大。“雙一流”建設應該也必將為提高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水平、增強國家核心競爭力奠定堅實基礎,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人才保障。

      把“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是黨中央準確把握世界發展新態勢、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新要求、全球高等教育發展格局新變化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我們要通過一系列全局性、系統性、前瞻性的頂層設計與制度創新,把“雙一流”建設融入國家發展和民族復興的宏偉目標,讓所有辦學要素的活力競相迸發,讓所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創造力全面釋放,使高校進一步履行為人民服務、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的重要使命,使高等教育在助推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進程中與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同向同行。

      引領引導:“雙一流”建設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解決這一社會主要矛盾,就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在這一過程中,高等教育特別是當前重點推進的“雙一流”建設要承擔起應盡的社會責任。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黨的奮斗目標。解決溫飽問題之后,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越來越多樣,既包括對物質財富增長的需要,也包括對美好生活環境、良好社會環境的需要,同時還包括對優質、發達、豐富、可供選擇的教育的需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享受更公平更高質量教育的需要,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是“雙一流”建設的歷史使命和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雙一流”的建設目標,既要頂天,也要立地。“雙一流”是頂天的,要引領世界科技進步、推動人類社會前行;要認識未知世界、探求客觀真理;要推動民族優秀文化與世界文明成果交流互鑒;要把教育目的聚焦在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上。“雙一流”又是立地的,要把人民對優質高等教育的期盼作為奮斗目標,培養高素質創新型人才;要引領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提高高等教育質量;要回應社會關切、關注民生,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雙一流”建設高校作為我國科技和優質人力資源的第一提供者,責無旁貸地要成為扎根中國大地,辦出中國特色、世界水平高等教育的代表;責無旁貸地要成為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培養造就一大批投身國家經濟建設棟梁之材的榜樣。

      在我國高等教育未來發展中,“雙一流”建設高校還要責無旁貸地主動發揮引領作用。“雙一流”既是一個突破性工程,也是一個引領性工程、示范性工程。當前,中西部高等教育發展是我國從高等教育大國向高等教育強國邁進的重要發力點。要通過“雙一流”建設,促進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的實施,促進中西部高校綜合實力提升和基礎能力建設等重大工程的實施,引領中西部高校創新發展;通過“雙一流”建設,引領和帶動地方高水平大學建設,整體提升中國高等教育質量,做強整個高等教育。“雙一流”建設要始終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為崇高奮斗目標,引領中國高等教育全面發展,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好惠及每一所高校、每一位學生。

      要旨要求:“雙一流”建設應承擔的教育責任

      站在新的歷史方位開啟的“雙一流”建設,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內在要求,也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必由之路。一流大學從來不是脫離社會而孤立存在的,它們都根植于本國獨特的歷史和文化。加快推進“雙一流”建設,需要在內涵、品位和精神氣質上下功夫,需要在“世界一流”和“中國特色”的結合上下功夫。

      建設“雙一流”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高校的領導。我國大學應牢牢抓住立德樹人這個核心使命,真正解決好培養什么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大學精神的思想基石,把思想政治工作作為大學育人的獨特優勢,把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作為大學領導體制的核心堅守,把建設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作為大學治理的基本依托。這些是“雙一流”建設的本質要求和重要內涵,我們要牢牢把握。

      建設“雙一流”要注重大學和學科兩個一流協調并進、內涵式發展。建設一流大學首要的是建設一流學科,但一流大學建設不能簡單等同于一流學科建設。應加強總體規劃,鼓勵和支持不同類型高校根據自己的辦學基礎和辦學實力差別化發展。一流大學未必都是學科門類齊全的綜合性大學,精而專、有特色的大學同樣可以辦成一流大學。因此,學科建設要堅持有所選擇,有特有強、有交叉融合、有高點高峰,形成優勢帶動、多元發展、交融并存的良好態勢。說到底,建設“雙一流”重在質量和特色,絕不是規模和數量上的比拼。

      建設“雙一流”要注重以貢獻求發展,積極發揮“雙一流”在國家發展、社會進步中的重要作用。不能把建設方案搞成科研方案,不能把學科建設當成課題任務,不能把爭創“雙一流”看成一般意義上的學術競爭和實力比拼。對是否屬于一流的考核和評價,不能主要依據論文數、經費數,而要考慮大學和學科對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作出的實際貢獻。要重視培養的學生是否真正適應社會需要,產出的科研成果是否確實具有社會價值、能否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雙一流”建設為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創造了極好的機遇。高校應抓住這一有利時機,大力進行改革創新,努力完善體制機制,切實扭轉單純依靠加大投入的粗放型發展局面,通過改革提高建設效益,加快“雙一流”建設步伐。

      “雙一流”為高等教育強國建設注入強大動力

      潘懋元:廈門大學教授

      黨的十九大報告將“雙一流”建設作為“優先發展教育事業”的重要內容,吹響了新時代“雙一流”建設的號角,意味著我國高等教育強國建設進入了新時代。

      一流大學不僅體現一個國家高等教育發展水平,而且象征一個國家科學與文化實力。在沒有各種大學排行榜之前,一流大學或著名大學是社會對一所大學的整體評價,其根據是一些不成文的社會共識:一是有卓越的辦學理念和辦學實踐,而且能夠一以貫之,形成自己的特色,如巴黎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柏林大學等都是如此;二是教師水平高,有一批大師級教師,如美國加州理工學院雖然是所小型學院,卻擁有眾多院士;三是學生整體素質高于一般大學,并且培養出一批有突出貢獻的著名校友,如法國巴黎高等師范學院這所小型師院就因為培養出微生物學家巴斯德以及著名的文化總統蓬皮杜而受到世界關注。

      由此可見,一流大學既可以是具有卓越科研實力的研究型大學,也可以是特色鮮明的行業型院校;既可以是學科齊全的綜合性大學,也可以是“小而精”的學院;既可以是歷史悠久、底蘊深厚的老牌大學,也可以是銳意變革、勇于創新的后起之秀;既可以致力于培養世界領袖,也可以專注于鍛造工程巨匠。一流大學的精髓在于擁有一流的辦學理念,而一流大學的個性則體現在使命擔當、戰略選擇和發展目標的差異上。無疑,一流大學既有共性又各有特色,是普遍性與特殊性的結合。但是,自從西方國家的大學排行榜盛行以后,一流大學就基本被固化于若干所精英化的研究型大學。這是值得商榷的。

      一個時期以來,我國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主要也是以西方國家的大學排行榜為標桿。但隨著我國高等教育向普及化階段過渡和經濟社會轉型發展,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更應注重從我國國情出發,緊密對接社會需求、科技前沿和產業發展。正如習近平同志強調的,我國有獨特的歷史、獨特的文化、獨特的國情,決定了我國必須走自己的高等教育發展道路,扎實辦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高校。因此,新時代加強“雙一流”建設,要以建設高等教育強國為目標,既建設學術性研究型大學,又激發不同類型高校爭創各種類型的一流。其實,不同類型的高校各有所長,都有爭創一流的潛質。傳統學術性研究型大學可以辦成世界一流大學,在某些領域具有特色的應用型大學同樣有望辦成世界一流大學。因此,在“雙一流”建設中,應堅持統籌兼顧、多元發展。

      大學與學科休戚相關。一所一流大學必然擁有一個或數個一流學科。從世界范圍看,多數世界一流大學都是學科齊全的綜合性大學,但學科齊全并非一流大學的必要條件。不少高校從建校之初就選擇有限的幾個學科作為重點發展領域,并舉全校之力將其發展成為優勢學科、特色學科。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其創立之初僅創設土木系、機械系和化學系三個系,該校的辦學目標定為在有限的領域培養引領世界科技變革的先驅者。同時,諸如加州理工學院、印度理工學院、巴黎高等師范學院,莫不是凝聚合力重點發展有限的幾個學科,據此成為聞名于世的一流大學。從這個意義上說,一流大學的根基在一流學科。一流學科不應局限于研究傳統的“高深學問”。“雙一流”建設以“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為根本指向,所謂“中國特色”就是立足中國具體國情、直面中國現實問題。因此,一流學科建設應立足現實問題,有自己的價值標準。

      “雙一流”建設需要多樣化的高等教育發展生態,而多樣化的高等教育發展生態必須輔之以多樣化的發展標準。一個合理的高等教育系統猶如一支樂隊,既要有鋼琴的演奏,也需要大、小提琴等的參與,如此才能奏出完美的樂曲。每一種類型的院校和學科都各有所長,都可能成為世界一流。從大學演進史看,幾乎沒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學是依照固定的模式發展起來的,無一不是在漫長的探索中實現個性與共性的統一。在“雙一流”建設過程中,應積極引導有實力的地方院校根據自身特色和區位優勢,設定差異化戰略目標,激發地方政府、行業參與“雙一流”建設的積極性,實現大學、政府與社會的動態聯合,促進高等教育形成多元發展態勢。

      競爭是高校實力提升的基礎。“雙一流”建設應打破身份固化,打破一勞永逸的“標簽化”思維。一流的身份并非終身享有,而是可進可退、動態調整的。“雙一流”建設應輻射全國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高校,所有有實力、有特色的高校和學科,不論出身都應有機會躋身“雙一流”。只有這樣競爭,才能通過“雙一流”建設促進我國高等教育質量普遍提升,為我國高等教育強國建設注入強大動力。

      “雙一流”建設應從提升高等教育自信開始

      石中英: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些重大論斷對黨和國家工作提出了新要求。高等教育改革也必須主動適應新的歷史方位,主動反映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努力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促進更加平衡和充分的發展作出新的更大貢獻。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就是高等教育在新時代的重要任務。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進入21世紀后,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也步入快車道,在入學機會供給、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國際交流合作等方面都取得歷史性成就,得到國際高等教育界的普遍贊譽,為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發展提供了強勁的智力支持和豐沛的人才資源。不過,實事求是地說,與人民群眾對接受更加公平和優質高等教育的期盼相比、與世界上高等教育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高等教育無論在類型結構和區域布局上、還是在教育教學質量和社會服務能力上都還存在許多不足,總體上還處于從高等教育大國向高等教育強國轉變的過渡期。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指明了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的發展理念和重點任務。

      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提升高等教育自信是關鍵。長期以來,由于各種原因,我國高等教育界的一些人一直缺乏高等教育自信,其主要表現就是在學習借鑒西方高等教育發展經驗的過程中,以西方的某些理念、制度、模式、經驗來衡量我國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存在“言必稱希臘”現象:以西方高等教育為標準,西方大學里有的我們不能沒有,西方大學里沒有的我們也不應該有。高等教育自信不足,使得一些人對于扎根中國大地辦高等教育的理念認識不深,導致對何為一流大學、何為一流學科、如何建設“雙一流”等問題的認識存在偏差,一些人習慣于用一些世界大學排行榜來理解和判斷一流大學、一流學科。其實,這些排行榜過濾掉的恰恰是大學及其各個學科對本國經濟社會發展所作出的獨特貢獻。因此,我國高等教育界要推進“雙一流”建設、使我國實現從高等教育大國向高等教育強國的歷史性跨越,首先必須解決這種長期以來形成的自信心不足、自主性不強問題。

      高等教育自信從內涵上講包含相互關聯的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對我國近現代尤其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高等教育的辦學理念、辦學傳統、培養目標、發展道路、體制機制、學科專業建設、課程教學改革、教師隊伍建設等所擁有的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另一方面,是對中國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大國在發展高等教育事業方面所具有的政治優勢、制度優勢和文化優勢等的高度認同和充分自信。前一方面的自信直接屬于教育方面的自信,是高等教育自信的核心內容;后一方面的自信則屬于社會和國家方面的自信,是前一方面自信的重要保障。這兩個方面的自信互為表里、不可分割,共同構成我國高等教育自信。樹立高等教育自信,必將極大激發我國高等教育改革和創新的活力,為新時代我國高等教育的進一步發展提供強大動力。當然,強調高等教育自信,并不是說我國高等教育發展不需要向世界上高等教育發達國家學習、不再借鑒高水平大學的建設經驗,而是強調我國高等教育發展要明確自己的價值和使命,要在以我為主的前提下博采眾長,以更加自信的姿態為世界高等教育新發展積累中國經驗、貢獻中國智慧。

      樹立和提升高等教育自信,必須牢固樹立“四個自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是高等教育自信的堅實思想基礎。高等教育領域的改革創新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動搖,自覺從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和人民群眾對高等教育的美好期盼來審視高等教育、改革高等教育、發展高等教育;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執行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深入開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幫助大學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成為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必須立足我國高等教育實際,尊重人才成長規律和高等教育發展規律,不斷完善我國高等教育體制機制,建立充滿活力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高等教育制度和現代大學治理體系;必須堅持走自己的道路,在弘揚中國古代教育和近現代高等教育優秀傳統、汲取其他國家高等教育發展經驗的基礎上,建立有中國特色、反映中國價值、體現中國精神的現代高等教育體系。

      責任編輯:
       
      亚洲男人第一ΑV网站,亚洲男人AV在线第一网站,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