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7b7nv"><nobr id="7b7nv"><th id="7b7nv"></th></nobr></form>

        <em id="7b7nv"><span id="7b7nv"></span></em>

      <address id="7b7nv"><nobr id="7b7nv"><nobr id="7b7nv"></nobr></nobr></address>

      <form id="7b7nv"><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form>

      <form id="7b7nv"><nobr id="7b7nv"></nobr></form>
       
       
      翰墨永無界 ——專訪書法大師宮濤
      2014-11-07 17:14:10 來源: 瀏覽:7462 打印
           書 法 家, 是 我 們 傳 統 文 化 的 傳 承 者 和 傳 播 者, 對 于 民 族 的傳統文化更是有著別樣的感 情, 他 們 對 于“ 龍 ” 的 喜 好 更 勝 于 普 通 人。 宮 濤, 就 是 一 位 仰慕“龍”的書法家。

      宮濤在創作書法作品 ( 詹騰飛攝影)
             宮 濤,字,南宮秦亮,號,八 斗 醉 鬼, 西 安 人, 秦 宮 書 畫 院 院 長, 著 名 的 榜 書 書 法 藝 術 家、 詩 人, 被 譽 為 中 華 榜 書 第 一 人、 中 華 禪 書 第 一 人、 中 華 一 筆 龍 創 始 人、 一 筆 榜 書 創 始 人、 意 象 書 法 創 始 人、 書 法 史 上 獨 特 的“ 一 書 多 體 ” 章 法 創 始 人。 被 國 家 授 予“ 中 國 書 畫 非物質文化遺產功勛人物”,載 入 中 國 書 畫 名 家《 一 代 名 師 》 大典。2011 年入選中國畫報出 版 社 出 版 的 中 國 書 壇《 四 大 才 子 》( 歐 陽 中 石、 宮 濤、 沈 鵬、 朱 關 田 )。2012 被 中 國 文 化 部 國學文化藝術交流學會入選中國 書 壇 五 將( 宮 濤、 沈 鵬、 范 增、 李 鐸、 歐 陽中石)。
             宮 濤 出 生 于 一 個 軍 人 家 庭, 父 親 正 直、 嚴 厲, 一 直 有 個 心 愿 就 是 能 夠 弘 揚 中 華 民 族 的 偉 大 文 化, 但 是 年 齡 漸 長, 心 有 余 而 力 不 足, 宮 濤 的 出 生 讓 父 親 看 到 了 希 望。 因 此 宮 濤也就走上了練習書法的道路,他回憶說: 父 親特別嚴格,加上是軍人出身,所以‘手段’ 更 加 惡 劣, 他 每 天 讓 我 面 壁 而 坐, 頭 發 上 系 著 繩 子, 要 直 著 身 子 才 能 練 習, 稍 微 放 松 一 點, 繩 子 就 會 扯 著 頭 發 痛, 練 習 的 時 候 手 里還必須得握著乒乓球,乒乓球不允許掉下來, 要 是 掉 下 來 了 就 得 挨 罰 了, 清 楚 的 記 得 有 次 我 正 在 寫 字, 父 親 猛 地 一 抽 毛 筆, 結 果 濺 的 我一身墨汁,從此以后我是再也不敢放松呀, 也 正 是 父 親 的 這 種 嚴 格 教 育 吧, 才 能 讓 我 在 練習毛筆時更能運用自如。”回想當時練習書 法的艱辛,宮濤仍心有余悸,但是想起父親, 宮 濤 的 臉 上 還 是 呈 現 著 溫 暖 的 笑 容。 是 的, 每個人在困難之際都是想尋求父母懷抱的呵 護, 但 是 我 們 都 知 道 在 父 母 的 保 護 傘 下 是 無 法 成 長 的, 即 使 你 尋 求 了 一 時 的 安 逸, 最 終 受害者還是自己。“虎父無犬子”應該就是宮 濤生活的真是寫照吧!
             人 總是要經歷各種挫折之后才能更快的成長吧!宮濤也不例外,因為從小練習書法, 所 以 對 自 己 的 字 是 相 當 的 自 信, 一 直 持 續 著 這 種 狀 態。 可 是 就 在 初 中 生 涯 的 某 一 天 卻 將 他打入了谷底,回想當時的情景宮濤還是說:“真是無地自容呀。”
             在 宮濤上初中的時候,印象最深的是一位 語文老師,是位殘疾人,右手和左腿都不太靈便, 所 以 上 課 的 時 候 就 用 左 手 在 黑 板 上 給 同 學 們 書 寫, 而 且 字 寫 的 是 相 當 的 漂 亮, 那 時 的 宮 濤 十 分 的 敬 佩 語 文 老 師 的, 還 邀 請 老 師 為他書寫“影集”來珍藏。在一個平凡的日子, 又 到 了 語 文 課 的 時 間 了, 老 師 依 次 發 放 著 作 業本,到了最后只剩下一本了,老師問道‘還 有 誰 沒 有 作 業 本 ’, 宮 濤 舉 手 了, 老 師 說 到 ‘你的文章寫得挺好的呀,要不來給大家念念 吧’,宮濤興奮的走上講臺,打開作業本…… 可 是 豆 大 的 汗 珠 直 往 外 冒, 就 是 一 句 話 也 說 不 出 來。 沒 錯, 這 真 真 實 實 的 是 宮 濤 的 作 業 本, 文 章 也 是 宮 濤 自 己 親 筆 寫 的, 但 是 現 在 卻 不 認 識 自 己 寫 的 字 了。 宮 濤 懊 惱 的 奪 門 而出。 他 恨 語 文 老 師, 恨 他 當 著 所 有 同 學 的 面 讓自己難堪,一個念頭在他心中油然而生‘我 要報復他’。年輕氣盛的宮濤,加上小時候在 父 親 的 熏 陶 下 學 過 幾 年 的 武 術, 就 天 不 怕 地 不怕。他先打探地形,摸清楚語文老師的住地, 發 現 老 師 門 口 一 邊 放 著 一 個 水 缸, 潛 伏 的 幾 天, 他 發 現, 這 兩 口 缸 里 面 的 水 一 直 在 不 停 的 變 換, 今 天 水 在 左 邊 缸 里, 明 天 又 跑 到 了 右 邊 的 缸 里 面, 宮 濤 實 在 不 明 白 為 什 么 會 這 樣,次日天還沒有亮就去“刺探敵情”,果真 被 他 發 現 了, 原 來 語 文 老 師 每 天 早 上 很 早 就 起 來, 利 用 缸 里 面 的 水, 在 石 板 上 寫 字, 他 艱 辛 的 用 一 只 手 不 停 的 在 端 水、 練 字。 看 到 這 里 宮 濤 的 眼 睛 濕 潤 了 …… 年 幼 的 他 雖 然 還 是沒有放下語文老師對他“當眾羞辱”的恨意, 但 是 老 師 對 書 法 認 真、 執 著、 在 困 難 面 前 不 服輸的精神卻一直深深的感染著他。
             宮濤在創作書法作品 ( 詹騰飛攝影)
             宮 濤 被 譽 為“ 中 華 榜 書 第 一 人 ” 這 要 追溯 到 他 對 于 榜 書 的 理 解。 他 說 : 對 于 榜 書, 資 料 上 始 終 找 不 著 一 種 理 論 性 的 理 解, 所 以 我 賦 予 了 他 一 種 我 自 己 的 理 解, 不 是 有 句 話 叫做‘斗大的字不認幾個’嘛,‘斗’字在農 村 里 面 就 是 用 來 量 米 的 工 具, 在 一 個 機 緣 巧 合之下,一位朋友就送了我一個‘斗’,我認 為 榜 書 就 應 該 是 如 同 這 個‘ 斗 ’ 字 的 大 小, 所以換句話說‘斗大的字就是榜書’。 他 的 榜 書 被 眾 人 所 稱 贊, 慕 名 而 來 要 求 題 字 的 人 也 是 絡 繹 不 絕, 其 中 不 乏 上 門 來 挑 釁 的 人。 十 年 前 的 一 天, 一 位 自 稱 榜 書 寫 的 很 好 的 人 拖 著 拖 把 找 著 了 宮 濤, 見 到 宮 濤 開 門見山的對他說‘聽說你是中華榜書第一人, 我 特 地 來 拜 訪 你, 想 領 教 領 教, 我 也 寫 了 一 個字,準備申請吉尼斯記錄。’宮濤聽了來人 如 此 張 狂 的 話 語 也 不 生 氣, 反 問 他‘ 你 能 跟我 講 講 什 么 叫 做 榜 書 嗎?’ 來 人 一 下 子 就 答 不上來了。宮濤說 : 只有用毛筆字寫的字才 能 算 是 書 法, 書 寫 時 一 定 得 遵 守 中 國 書 法 的 法 則, 使 用 繁 體 字, 搭 配 好 字 的 比 例 關 系, 不是拿個拖把就能隨便揮兩下就能算是書法 家 的。 我 寫 書 法 只 是 想 寫 好 我 的 字, 將 中 國 的 漢 字 寫 的 更 加 的 完 美, 將 中 華 民 族 的 傳 統 文化發揚光大,并不是想爭取什么記錄。” 
             宮 濤的代表作要屬一筆“龍”,他書寫的龍字如同一條活靈活現的龍在天上騰飛一般, 筆 力 遒 勁, 氣 勢 軒 昂, 縱 橫 得 勢, 具 有 大 家 氣 象, 被 香 港 媒 體 譽 為 中 華 第 一 龍, 在 香 港 引起轟動。宮濤說 : 其實書寫這個龍字,是 沒 有 什 么 訣 竅 的, 你 始 終 在 遵 循 漢 字 的 間 架 結 構 的 基 礎 上, 想 象 每 個 漢 字 都 是 具 有 生 命 力 的, 那 么 怎 么 去 表 現 這 種 生 命 力 呢? 這 就 叫做意念書法。始終遵循著用筆規范的法則, 始 終 堅 信 藝 術 是 來 源 于 生 活 表 現 于 生 活 的。” 注重筆法的熔煉,追求從有法到無法的超越, 領 其 神 而 悟 其 道, 這 就 是 宮 濤 創 作“ 龍 ” 字 的精髓所在,他的作品超越古法而不失法度, 勁秀嬌媚而意蘊豐富,處處滲透出莊重辣險、 高古超邁、真力彌漫、萬豪齊鋪的大氣和霸氣。
             宮濤書法作品
             喜 好 抽 煙、 喝 酒, 性 格 怪 異, 一 半 海 水一半火焰……這就是網絡上對于宮濤的評價, 因此很多媒體就聯想到“八斗醉鬼”,理所當 然 認 為 這 個 稱 呼 原 來 來 自 于 此。 其 實 不 然, 宮濤說 : 八斗醉鬼其實與抽煙喝酒一點關系 都沒有,‘八斗’就是用八種書體來書寫的意 思, 是 象 形 文 字 書 體 的 結 構。 比 如 利 用 行 書 的 章 法 以 及 草 書 的 比 劃 組 合 起 來, 就 如 同 是 打 了 一 套 經 典 的 醉 拳 一 樣。 我 的 目 的 主 要 是 想 盡 可 能 的 將 書 法 的 魅 力 展 現 得 更 加 完 美, 讓 更 多 的 人 更 加 了 解 中 國 書 法。 由 于 人 的 性 格 各 異, 經 歷 不 同, 對 于 字 體 的 喜 好 也 是 不 一 樣 的。 所 以 你 得 顧 全 大 局, 努 力 的 分 析 各 個不同層次的人們的不同喜好。有一年春節, 我 和 幾 位 書 法 大 師 被 邀 請 去 寫 春 聯, 還 是 有 償 的, 賣 出 去 一 副 你 將 獲 得 相 應 的 收 益。 幾 位 大 師 都 是 功 底 深 厚、 出 口 成 章, 最 終 寫 了 三 幅 行 草 對 聯 卻 都 沒 有 賣 出 去, 我 想 既 然 是 春 聯 肯 定 就 得 符 合 大 眾 老 百 姓 的 口 味, 就 用 了 些 創 新, 但 是 都 是 通 俗 易 通 的, 結 果 被 一 搶而空。”
             2009 年底,法國藝術團應政府要求到中 央 美 術 學 院、 西 安 美 術 學 院 等 尋 找 藝 術 家 參加 2010 年 在 法 國 舉 行的“中國文化節”, 經 過 兩 個 月 的 選 拔、 無果。因為此次活動 要求較高,最少必須 得需要 5 個人,底座、 浮雕、刻字、題字內 容、書法等等,都需 要是特別拔尖的藝術 家,始終沒有找到合 適的人選。經人推薦, 他們就找到了秦宮書 畫 院, 找 到 了 宮 濤, 說明情況以后,宮濤 覺得可以一試。最終在 2010 年元月,應法國政府邀請,由法國政 府全額出資參加在法國舉辦的“中國文化節”, 并在法國書寫、雕刻了“中華騰龍碑”,被稱 之 為 繼 絲 綢 之 路 一 千 四 百 年 以 來, 創 下 了 在 “世界藝術殿堂”上第一位樹碑立傳的中國人, 作為文化大使被記錄在歐洲文化藝術殿堂的 首位藝術家。“我想“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 象 征, 我 必 須 得 雕 刻“ 龍 ” 字, 最 終 定 為 是 “雙龍戲珠”。中法友好已經有 1400 多年的歷 史 了, 從 絲 綢 之 路 開 始, 法 國 就 將 他 們 的 基 督教傳人了我們中國,1400 年后的今天我是 否 能 將 中 國 的 佛 教 文 化 也 傳 入 法 國 呢? 因 此 我選擇了王維的詩……”時至今日,提起這些, 宮濤依舊很自豪。
             “ 翰 墨 有 情, 書 法 無 界。” 宮 濤 深 有 感 觸 地 說, 對 漢 字 文 化 的 研 究 能 有 助 于 自 身 書 法 藝 術 水 平 的 提 升, 因 為 漢 字 文 化 與 書 法 藝 術 有 著 深 刻 而 內 在 的 聯 系, 兩 者 是 相 輔 相 承、 不 可 分 割 的, 漢 字 是 書 法 藝 術 的 符 號 載 體,書法使漢字的審美藝術化。
             千 百 年 來, 漢 字 滲 透 著 先 人 的 智 慧 與 觀 念, 并 在 字 義 與 字 形 的 多 重 審 美 價 值 中 構 成 了漢字文化與藝術的雙重屬性。宮濤說 : 現 在 的 書 法 已 經 不 能 稱 之 為 寫 字 了, 它 是 一 種 藝 術 表 現 的 載 體, 是 中 華 民 族 的 一 種 靈 魂。” 在 參 加 一 次 國 際 研 討 會 的 時 候, 一 位 外 國 學 者發言說 : 中國的漢字不能稱之為世界上最 完 美 的 字。” 宮 濤 很 不 客 氣 的 反 問 道 : 哪 您 認 為 哪 個 國 家 的 字 能 比 中 國 的 漢 字 完 美?” 外國學者被問的啞言。
             宮 濤用自己的書法來表現了對中華民族 的 熱 愛 之 情, 在 他 以 后 的 歲 月 里 依 舊 會 不 斷 研 究、 提 升 書 法 藝 術, 將 漢 字 的 文 化、 漢 字 的 精 神 進 一 步 弘 揚 和 傳 承 下 去, 發 揚 光 大 我 們國家的書法事業及漢字文化。
      責任編輯:
       
      亚洲男人第一ΑV网站,亚洲男人AV在线第一网站,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2021 ?